柳传志退休前的五个关键决定

2019-12-18

柳传志退休前的五个关键决定

2019-12-18 09:47:00    创事记 微博 作者: 燃财经    我有话说(12人参与)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柳传志今天退休,他的这五个决定彻底改变了联想。

  文/黎明   编辑/魏佳

  来源:燃财经(ID:rancaijing)

  75岁的柳传志,终于迎来了正式的退休时刻。

  燃财经获悉,联想控股将在今天下午正式宣布柳传志卸任联想控股董事长。继任者将是现任联想控股高级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执行董事宁旻。

  宁旻现年50岁,1991年加盟联想,曾任柳传志助理、助理总裁,目前在联想控股主要负责资本和投资方面的工作。宁旻在2012年成为联想执行委员会成员,执行委员会是联想控股的最高管理机构,也是接班人的“候选池”。

  过去35年,联想属于柳传志时代。他在40岁的时候参与创办了联想,一手打造了这家世界500强公司。

  外界对联想的评价毁誉参半,且往往倾于极端。有人认为它是民族品牌的代表,有人认为它缺乏核心技术正在走向没落。

  无论如何,柳传志参与并见证了大半部中国科技和互联网的商业史。这是一部新旧体制剧烈冲突、旧秩序瓦解新秩序重建的历史。而柳传志,就是那个在新旧秩序间,寻找到平衡点的人。

  柳传志是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联想的历史告诉我们,梦想和现实,究竟是何面目。柳传志则用行动指出,梦想和现实的桥梁,究竟该如何搭建。

  燃财经选取了柳传志35年创业过程中,五个决定联想命运的关键决定。这是五个历史的横切面,能够让我们看清,为何联想会是今天的模样。

  01

  第一个决定:弃仕从商

  “小公司做事,大公司做人。”——柳传志

  1984年秋,北京中关村的一间小平房里,11个来自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的中年人召开了一次“全体会议”,宣告北京计算机新技术发展公司正式成立,这就是联想公司的前身。公司的筹备过程相当简单,计算所的传达室充当了早期的会议室,石灰墙壁、水泥地面、两个长板凳、三张抽屉桌。

  40岁的柳传志是其中一员,正是“人到中年”的年纪。在大部分中国人眼中,柳传志有一份相当体面的“铁饭碗”,熬到40出头,可以不用再折腾了。

  那个时候经商不是很多读书人的第一选择。但就在那一年,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文件从中南海下发,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改革成了“迫切所需”,追求财富开始变得名正言顺。读书人下海,开始暗流涌动。

  实际上,这一年被称为“中国企业家元年”。跟柳传志一样投身创业大潮的大有人在,比如用自己贩卖玉米赚到的第一桶金创办万科的王石,出任青岛日用电器厂厂长,日后成就了海尔的张瑞敏。也是在这一年,柳传志做出了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选择。

  然而,跟百度百科中“柳传志带领10名科技人员,毅然创办联想”的脚本不同,当时在计算所内部,无论年龄,还是资历和地位,柳传志都不是最高的——45岁的王树和是第一任总经理,柳传志和张祖祥分别担任副总经理。此外,计算所所长曾朝茂兼着董事长的头衔。

  更重要的是,联想背后站着中科院和计算所,它们提供了20万元的启动资金,以及无法用金钱衡量的资源支持。柳传志早期在联想的任命由中国科学院批准,他的职位后边附加了一个“副处”的括号。这个括号意味深长,表明他并未脱离组织。

  种种迹象表明,柳传志并非“逼上梁山”,而是顺势为之。

  柳传志出身优渥。他的父亲柳谷书早年参加革命,是国内最早的知识产权律师之一,也在银行业颇有积累。相比那些背水一战、放手一搏的草根创业者而言,柳传志的试错成本要低很多。他曾承认,自己在一些人生中的重要选择上,都得到了父亲的指引,包括放弃仕途选择创业。

  而在做科研和做企业这两条路上,日后联想的发展证明,柳传志显然更适合后者。他声音洪亮、精力充沛、富有感染力,他很清楚自己在科研领域缺少专注和激情,相比倪光南这样天生的科学家,他的志向应该是在商界。

  他的性格中还有敢打敢闯不要命的野性一面。这也是为什么在联想早期的“三人核心”中,最后是他独揽大权,带领联想杀出一条血路。

  有这样一个细节。早年联想打算从香港进口微机,拿到大陆插上汉卡倒卖,借来的300万元货款汇到深圳,发现钱被人拐走了。柳传志二话不说直奔深圳,红着眼在对方家门口守了一夜,“当时拿块砖头拍他脑袋的心都有”,对方这才退还货款。

  02

  第二个决定:进军海外

  “自己不骗别人也不能被别人骗。”——柳传志

  1988年1月,张祖祥按照柳传志的指示,第一次来到香港。他对这片充满资本主义气息的土地感到陌生,他听不懂当地人的广东话,也不会说英语。但他肩负使命——柳传志要在这里启动“海外拓展计划。”

  柳传志雄心勃勃。他计划在六年时间内,在香港完成这样三件事情:一是在当地成立一家贸易公司,形成“里应外合”之势;二是新拓展生产业务,进入个人计算机整合行业;三是在香港上市。这一计划是他口中的“进军海外战略三部曲”,也是当时港媒口中的“大陆表叔又来说大话了”。

  日后来看,这个战略在当时实属英明,它让联想快速打开了局面,并获得了足够的利润。但背后的动机却远算不上高瞻远瞩:通过香港公司卖货,能省去中间商赚差价的环节,增加15%的利润。

  上世纪80年代的大陆,对生产和进口管制极严,没有许可证寸步难行。核心资源被垄断,老牌计算机厂家可以轻松获得“准生证”,但体系之外的公司要进来分一杯羹,则并非易事。

  这多少有些不得已而为之的意味。香港联想公司在1988年成立,柳传志任主席。香港联想的股东有三家:北京联想、香港导远公司、中国新技术转让公司,各持33.3%的股份。这为联想打开了一扇海外的门,但这扇门是将海外的产品销往国内,而不是进军海外市场。


上一篇:李一诺:盖茨基金会是如何运作的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李一诺:盖茨基金会是如何运作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