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一诺:盖茨基金会是如何运作的

2019-12-18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李一诺

  来源:乐天行动派(ID:letianxingdongpai)

  距离盖茨先生今年11/21-22的北京之行已经过去一周多了。想来今年是我在盖茨基金会工作的第四个年头,每年都和盖茨先生有至少两次深入接触的机会。一次是每年春天我们在西雅图的战略会议;另一次就是他一年一度的中国之行。关于中国行,相信大家从铺天盖地的新闻中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但我也意识到,虽然盖茨的名字家喻户晓,但是对盖茨基金会这个每年捐赠约50亿美金的基金会是如何运作的,很多朋友都还是非常陌生。所以借这个机会,和大家做一个粗浅的分享。对这次北京行,文末也和大家分享一些“内部图片” — 包含了这次盖茨先生“北京36小时”的一些精彩瞬间。

  以创新为核心战略的基金会

  我想就从每年春天的这个战略会议开始讲。为什么需要开这个战略会议?这涉及到基金会的组织形式和工作方式。盖茨基金会成立于2000年,按捐赠金额,是全球最大的私人基金会,每年捐赠50亿美金左右。基金会的理事会成员是三位,盖茨先生,盖茨夫人梅琳达女士和巴菲特先生。巴菲特参加每年一度的理事会,但是比尔和梅琳达两位都是深度参与基金会日常工作的。盖茨先生从2008年开始退出微软公司的管理,每年大概有75% 的时间是在盖茨基金会。盖茨基金会的核心理念是“所有生命价值平等”,核心关注领域是“健康和发展”, 这两个词的中文翻译都非常笼统,我想一个相对清晰的解释,是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内减少不平等,包括基础的健康改进和减贫脱贫。

  盖茨基金会在全球有1500名员工,分布在四大业务板块(全球健康、全球发展、全球增长项目以及全球政策和倡导)的38个不同的团队。每年春天,这38个团队都会分别和盖茨先生开战略会议,我们叫strategy review season  (战略季)。目的是回顾去年一年的战略和项目执行,对今后长短期的战略项目做出规划。然后再确定所需的资源,包括预算和人员配置等等。

  我记得第一次准备过中国战略的时候,基金会的老同事告诉我,一定要认真准备,因为盖茨先生会提前看到所有材料,并且对数字极其敏感,他对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情况都非常熟悉(从埃塞俄比亚的政局,尼日利亚北部的冲突,到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哪些区域的战乱导致小儿麻痹症疫苗接种受阻),对每个领域的最新科研进展(从基因编辑到育种技术)也都了如指掌。这就意味着你某张PPT上某个注脚里的某个数字出现问题,或者对某个事项的解释出现偏颇,他都会发现并提出质疑,这让当时的我非常紧张。不过后来每次的中国战略会议都还算顺利。

盖茨基金会总部大楼
盖茨基金会总部大楼

  看这几十个团队,涉及到发展和减贫方方面面的问题,从基础的生存问题:包括母婴健康,降低新生儿死亡率和孕产妇死亡率,到传染病防控,性别平等,到发展问题,包括支持贫农的农业发展项目,普惠金融,净水和新型厕所研发等等(看过Netflix 最近关于盖茨的纪录片的朋友,对里面提到的消除脊髓灰质炎和新型厕所的研发项目可能都有印象),还有专门支持多边机制、国际组织、开发金融和政策倡导等相关的团队。

  因为涉及的领域很多,所以每一个方向,都有相应的战略。以疟疾为例,基金会的战略目标是希望到2040年,在全世界实现消除疟疾。如果要达到这个目标,有几个需要同时推进的战略方向:疟疾相关的基础研究的研发支持;诊断产品和新药的研发以及成本的降低;对非洲和东南亚高流行地区的流行病研究;分子流行病学等新技术在疟疾防治领域的应用;通过支持建立疟疾领域的国际多边机制,在世界范围内进行疟疾防治的倡导和筹资等等。

  虽然有很多团队,也涉及基础研发,支持政策创新,再到世界范围内的筹资等众多领域,但基金会的核心战略是创新,这也和盖茨先生本人的背景和思维方式密切相关。所以盖茨基金会按笼统分类,是一个资助型基金会,但内核,是一个创新驱动的组织,贯穿所有工作的主线,就是用创新的办法解决人类社会发展中根本的与“平等”相关的问题。

  基金会如何支持创新

  我几年前从麦肯锡“转场”到盖茨基金会,令我最为惊讶的事情之一,就是发现基金会中有很多员工,本身就具有长期跨国企业工作的背景;有将近一半的员工有研发创新相关的专业背景。而不是和我一开始想象的一样,有很多“公益”背景的员工。这就涉及到盖茨基金会的工作方法:如何支持创新。 

  讲的简单直白一点,我们支持创新只靠一个方式,就是“给钱”。盖茨基金会是一个资助型基金会,就是大部分工作是通过受赠方去完成的。但是如何给钱?给谁?如何确保我们的赠款能达到战略目标?如何衡量?这里就有很多学问了。很多时候,哪怕我们想“给钱”, 也没有合适的组织和机制可以接收,所以基金会也支持成立了很多原本并不存在的国际组织、智库等等,这些组织,比方说全球疫苗免疫联盟,这些年以来也深刻改变了全球发展的格局。

  讲到通过赠款支持创新,这“创新”的最终目标,是“范式转变”(paradigm change):比方说上面提到的疟疾。所谓“ 范式转变”,就是从之前的认为消除这个疾病遥遥无期,到寻找突破性转变,实现2040年全球消除疟疾这个疾病。有时候我想想盖茨先生真挺了不起的,盖茨基金会恐怕是唯一一个把类似“2040年前消除疟疾”这样的目标作为战略目标的私人组织,而且不仅定目标,还拿出真金白银,支持全链条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