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父”柳传志的三次艰难时刻

2019-12-18

经过多方证实,联想集团创始人、名誉董事长,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将于近期宣布退休。

  这位被称为“联想之父”、“中关村创业教父”的75岁老人将正式作别自己耕耘了35年的沃土,满载赞誉与传奇回归生活和家庭。

  回顾柳传志35年的创业生涯,开创、成长、质疑、辉煌、争议。。。。。。再多的形容词也难以描述出他带领联想从草根到民族企业的蜕变。

  柳传志本人,也因为这段传奇的创业经历被奉为“教父级”创业者,一大票顶尖企业家曾受他指点,将柳传志视为创业导师。

  马云曾将他比喻为中国企业界的财富,认为柳传志和联想不亚于世界上任何一个了不起的企业家或任何企业家的教父;

  雷军认为柳传志“在每一个中关村人的心里都是中关村的教父”;

  王健林称其为“老大哥”,并直言为有柳传志这样的兄长和朋友而感到骄傲。。。。。。

  即便是这样一位创业“教父”,柳传志也在漫长的创业生涯中饱受曲折与质疑,曾被骗数百万在午夜惊醒、也因知己反目成仇而痛哭流涕、甚至迫不得已将爱徒亲手送入监狱。。。。。。

  像这样的痛苦时刻和艰难抉择柳传志经历了很多,其中三段经历最令人难以忘却。

  PK倪光南,昔日知己反目成仇

  在一次采访中,柳传志将1994年定义为自己三十多年创业生涯中最艰难的时刻。

  这一年,柳传志与昔日创业伙伴、知己倪光南因业务分歧产生严重冲突并不断升级,同时衍生出联想内部长达数十年的“技工贸”还是“贸工技”之争。

  1984年,倪光南在柳传志、王树和、张祖祥等人“三顾茅庐”的盛情邀约下加入了创建没多久的联想并担任总工程师一职,甚至在倪光南加入之前柳传志等人仅成立了公司却还未确定具体业务方向。

  相比柳传志等人名不见经传,倪光南当时已经是国内一流的技术专家,在中科院呼声甚高,曾拒绝多家知名科技公司抛来的橄榄枝,但却愿意加入初创不久的联想。

  吸引他的是对柳传志、王树和、张祖祥三位好友的信任,同时倪光南也希望借助柳传志等人之手将自己的得意产品LX-80汉字系统推向市场。

  等来了倪光南的联想开始渐渐浮出水面,并于1985年推出第一款具有联想功能的汉卡产品联想式汉卡。此后三年,以倪光南为代表的研发团队连续研制出8种型号的“联想汉卡”,形成了一套功能齐全的“联想式汉字系统”。

  借此联想赚到了第一桶金,三年总计利润超过1200多万元,并为后续在行业内崭露头角、成长为科技巨头埋下伏笔。

  也正是在逐渐成长为巨头的过程中,柳传志与倪光南开始产生摩擦,两者从亲密无间的合作伙伴、知己,直接反目成仇,到现在也尚未被真正淡化、依然无法冰释前嫌。

  据知情人士消息,摩擦最早出现在1993年,作为国内最顶尖的科学家、联想的技术决策人、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有远大的抱负,认为联想应该决心创造新的技术制高点,寻求芯片技术上的突破。

  而柳传志则泼下冷水,“有高科技产品,不一定能卖得出去,只有卖出去,才有钱。”

  在柳传志看来联想根本不具备自主研制处理器芯片的能力,再结合当时国内工业基础、技术储备和资本实力等方面的不足,中国本土企业几乎不可能在短期内改变全球的电脑市场,他更希望在电脑组装生产线上“赌一把”。

  芯片研发与生产线无法两全,各自也不愿让步,两人关系迅速恶化。在研发投入持续得不到联想高层回应之后,倪光南开始向科学院领导控告柳传志在内的主要高层,内容从个人工作作风发展到严重的经济问题。

  投诉单位从科学院到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家监察部、国家审计署、中国证监会,能告的地方倪光南都去了,但结果均让其大失所望,柳传志等人并无违规违纪操作。

  但这一系列上诉却让柳传志等高层苦不堪言,各单位的调查人员来了一波又一波,调查、取证、询问等工作消耗了他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对体力和精神都是一种负担与折磨。

  更重要的是,由于这些控告,北京联想向香港联想注资整合工作整整被推迟了半年多时间,从而错失最适合的时机。

  在此期间,倪光南被联想董事会免去集团公司董事与总工程师职务并于后续完成解聘。

  在内部任免会上,柳传志因此痛哭流涕并表示对一起创业的过往经历依然刻骨铭心。

  至此,柳传志与倪光南彻底分道扬镳,即便过去二十余年两人也均未释怀。柳传志将那段时间称为其创业生涯的至暗时刻,并在很多年后回忆这段故事时直言“在某些情况下,集权是必要的”,仿佛是在为早年的自己决策不够果断而遗憾。